分类
中国正规外汇交易平台

你需要正确的一致的贸易战略


首先,美国对华战略定位和对华政策判断出现重大变化。2017年12月18日起特朗普政府相继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首次以官方文件的形式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修正主义国家”,认为“对美国繁荣和安全的主要挑战来自所谓修正主义大国的竞争。这种竞争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暂时的和单个领域的,而是战略性、长期性和全面性的竞争。” 认为“美国要反思过去20年的政策——这些政策基于这样一种假设:即与竞争对手的接触以及将其纳入国际机构和全球贸易,将使他们成为良性的参与者和可信任的伙伴。在很大程度上,这个前提被证明是错误的。”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发表长篇演说,对中国进行了全面抨击,将美国视中国为对手的战略思维作了从未有过的全面勾勒。由副总统出面专门针对中国发表这样的“檄文”式演讲,这是自尼克松政府以来从未有过的。所有这些意味着美国政府对华战略定位和对华政策取向上的质变,它所带来的必然是全局性、体系性的变动。


第八,美国统治精英内部对华负面认识高度一致,这种情形自尼克松访华以来前所未有。首先,政府内部,行政分支与立法分支在对华问题上高度一致,《台湾交往法》、《2019年国防授权法》均已罕见高票通过并由特朗普签署便是明证。其次,民主党也加入战阵,例如,民主党人、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等也明确提出,中国而非俄罗斯才是美国最大的对手。 再次,传统主流媒体也摇旗呐喊,为特朗普的行动助威。美国主流媒体的表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特朗普政府更积极。每当中美之间的贸易谈判出现转机的时候,他们群起批评特朗普政府开场气势汹汹,但获得一点让步就满意而归。指责特朗普贸易谈判模式是雷声大雨点小。第四,学界也行动起来,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战略判断和行动提供学理依据。今年以来,《外交》、《国家利益》发表一系列重磅学术论文,称“华盛顿现在面对的是现代历史上最有活力的巨大竞争者。正确对待这个挑战,就要放弃美国长期以来对中国充满希望的政策。” “要为第二次冷战做准备”。考虑到当前美国政治正处在自美国内战以来最分裂的时候,正如9月26日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的那样,在政治僵局下,外交事务正成为美国跨党派合作潜在的增长点。


第十,推出了所谓“全政府”(whole of government)的概念,实施对华战略博弈组织动员。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面对西方世界的治理危机和中国的崛起,从2011年起西方思想界就开始了所谓“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孰优孰劣的大讨论,为了维护“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并在与“国家资本主义”的竞争中战而胜之,美国战略界通过研究认为,需要更新和提升西方国家的政治组织能力,尤其是政府能力,这样才能应对中国的举国体制。为此,他们从美国与苏联的冷战经验中提取出一个所谓的新概念,这就是所谓的“全政府”,其基本含义就是美国试图要改变过去曾经出现的“政出多头”的乱象,整合打造官方各部门一致的对华战略行动。目前这一概念已被政府采用,正式写入了《2019年国防授权法》。